LamentoLevan

杂食选手

欺瞒者

考后产物。答应 @初 写的芥镜 只是我个人拙劣的理解……

--------------------------------
我抱着兔子玩偶从房门的罅缝中看他,看他俯瞰着凌晨三点的静默城市。他身上的黑色太过浓重,连月光和烛火也不能将他的身影包裹。我惧怕他的察觉,于是我想要转身逃走,但他猛烈的咳嗽声止住了我的脚步。
“镜花。”
他叫住我,一如往常的冷然与淡漠。我的手指开始颤抖,芥川先生将要说些什么?将要做些什么?我不知道。
他走近了。我对上他凌厉的眼神,那个眼神在说,镜花,你真是个可怜的,不懂事的孩子。而拥有这个眼神的芥川先生猛烈地咳嗽着,他紧皱着眉,唇齿间尽是残酷的嗤笑。镜花,你不该动摇,你不该如此愚蠢,外界的光明会将你生存的价值抹杀,毫无价值的人没有资格苟活于世。他扼住我的脖颈,迫使我融进他所处的黑色之中。
“镜花,留在这里吧。”

后来我时常做梦,梦里有个声音不断询问着我同样一个问题,镜花,你要将芥川先生独自一人留在泥潭之中吗?我不敢回答,可现实是我的确这样做了。我追随光芒和希望,我终于走向了光明,可芥川先生的光明究竟在哪里,又由谁来救赎他呢?我终有一日要与虚无的黑暗分别,我终有一日要与我敬畏又恐惧的芥川先生告别,但我虔诚地希望我能和他一同前行啊。

离别之际如期而至,我以泪洗面,最后我听见了过去被他掩藏起来的温柔的声音。

“镜花,再见。”
恍惚间,他化作形孤影只的乌鸦与墨色融为一体。在离去的刹那,他依旧微皱着眉,那双苦涩的灰黑色眼眸执拗地注视着我。我突然感觉身上铁锈味的鲜血变得刺鼻了起来。那一刻我想要不顾一切地抓住他的手,但我终究没有这样做。我与芥川先生像是话剧中的谢幕演员,收留者与被收留者的戏码结束了,接着我走向光明的一方,他留在黑暗的深处。而后我又觉得这样的想法太过幼稚,无论怎样说,我和芥川先生都不是演技精湛的演员。他的谎言不能令人信服,心中的执念也叫人一目了然。我看懂了他眼中的话语,但这场戏着实不能这样演。我应该恨他,因为我厌恶杀戮。他应当恨我,因为我背离了“生的意义”。然而我始终无法恨他,他也终归是任我离开了。我忆起那晚灰暗的月光,四方的烛台,那人臞然的面容及瘦削的肩。我忽然明白了,芥川先生并非稚拙的演员,他无意间成为了欺瞒者啊,他用冷酷代替尽数温柔,他不会流泪,只会皱眉。

评论(2)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