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mentoLevan

17:00

爱丽丝x泉镜花 真的冷啊(

夏季的夕阳在天空中肆无忌惮地灼烧,列车站口沸反盈天,人们推推搡搡着争上列车。在这吵闹的人群中,安静等候的泉镜花就显得格格不入了。与她同样沉静的还有爱丽丝。此刻爱丽丝躲在距泉镜花几米之外的白墙后,默默又怯弱地望着泉镜花的背影。

七分钟前爱丽丝买了一袋金平糖,只因她在人群中瞥见一绺被斜阳笼罩的藏蓝色长发。与此同时七年前的记忆悄悄蹑足而来。当年泉镜花还是被禁锢在黑暗牢笼中的美丽雏鸟,柔嫩的羽翼沾染着淋漓的鲜血。那时候泉镜花完美地完成了她的第一个暗杀任务,可她眼里写满了恐惧与不安。爱丽丝完全不明白,她们同样迈步踏过溅血的尸骨,自己不过是收回了针筒再撇撇嘴将林太郎的手术刀擦拭干净,而泉镜花却打着趔趄瑟瑟缩缩握住刀柄。为什么会这样呢,小镜花。爱丽丝对此感到好奇,她想要去了解泉镜花的想法——或许是因为她们看起来年龄相仿,也可能有其他原因。她大方地送给泉镜花一袋金平糖,暗自猜想着泉镜花会喜欢。但泉镜花只是无言地看着她,眼神遥远且陌生。

“怎么了,小镜花不喜欢金平糖吗?”
“不是的。我很喜欢,金平糖很好吃。”
“那小镜花不喜欢爱丽丝吗?”

泉镜花不作回答,她看着爱丽丝,像是在看精致漂亮的悬丝傀儡,身于笼中却不自知的美丽金丝雀。真叫人生气,因为爱丽丝可是十分喜爱泉镜花的,尽管她自己也并不清楚这份喜爱究竟是她作为爱丽丝本身发自肺腑的喜爱,还是林太郎有意无意设定好的一部分。但那意义不明的沉默让她焦灼,她任性又不负责地说了,爱丽丝可是很喜欢小镜花的。

“是和喜欢金平糖一样的喜欢吗?”
“那当然了。是和喜欢金平糖一样的喜欢。”
泉镜花似乎是笑了,但她垂头不再看爱丽丝。
“爱丽丝,不杀戮就没有活着的意义吗?”

爱丽丝对这没头没尾的问话感到疑惑,小镜花为什么这样问呢。她想不出个所以然,于是便照着真实想法回答了。不是的,才不是这样,蜡笔,拼图,甜食,无论哪一个都可以作为活着的意义,杀戮太无趣啦,就像吃饭睡觉一样平常。

说罢她听见泉镜花嘀咕着什么,她听见了,她喜爱的小镜花说,是我忘了,爱丽丝是人形异能而非人。

于是这个对话就在爱丽丝的气愤与羞耻中戛然而止了。爱丽丝什么也没有做错,是小镜花太过分啦。她仓皇而逃,一逃便是七年。后来爱丽丝知道泉镜花去了和林太郎对立的那一方,她或许再也不能见她,但她又想见她了——即使她不了解这种情感可被称作思念,她只能天真又笨拙地用喜欢二字来形容。爱丽丝是喜欢小镜花的,不过这份喜欢和喜欢金平糖的那种喜欢大不相同了。她尝到金平糖便咯咯地笑,想到泉镜花却几乎要流泪了。而今她终于见到她喜爱的泉镜花啦,但纵使任性妄为如爱丽丝,她却也还是畏怯着,畏怯着再次听见一句“爱丽丝是人形异能而非人”。她希望列车能来得慢一些,好让她能继续享有独属于爱丽丝的时间,安静地看看长大成人的泉镜花。可列车照样按着既定路线行驶。

泉镜花就要走了。

假使爱丽丝继续待在原地,七秒后列车便会缓缓停在泉镜花面前,随即泉镜花渐行渐远,距爱丽丝下一次见她或许又有一个两个三个七年,也或许,她们一辈子都不会再见。爱丽丝不知道泉镜花将要去哪儿,是去很远的地方也说不定,她不敢就此下注,因为爱丽丝可是很喜欢泉镜花的。夏天真的太热啦。细小的汗珠顺着她的面颊滑至下颌,滴落下来融进斑驳的光里。爱丽丝不喜欢夏天,可她要试图抓住这个夏季傍晚的夕阳了,于是爱丽丝撒开腿跑到泉镜花身边去,拉住她的衣袖把一袋金平糖放在她手里。泉镜花低头去看爱丽丝,神情是爱丽丝从未见过的愕然。

然后爱丽丝笑了,视线所及唯独泉镜花一个人。镜花,小镜花,爱丽丝很喜欢你,是和喜欢金平糖不一样的喜欢。她说完这句话后就像当年那样仓皇逃离了,留下不明所以的泉镜花。但她很开心。因为她相信这是她作为爱丽丝本身的情感,与林太郎无关。尽管泉镜花已经二十一岁,有可能不再喜欢金平糖,也有可能早就忘记了七年前那个短暂的对话;尽管她又与泉镜花分别了;尽管爱丽丝是人形异能而非人。

评论(2)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