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mentoLevan

太芥。

他要在黎明到来之前啃食我的头颅,在旭日东升之时吞噬我的喉骨。海上的风声似麋集的野猫啼哭,惊涛巨浪狰狞他的面目。芥川君,你应该只身坠入马里亚纳海沟沉眠,永远也不要醒来。我点头,过往留下的疮疤也被他撕扯开。在下要在您怀里溃烂了,我说。可是太宰先生,好疼。

评论(1)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