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mentoLevan

太芥。

芥川君,你真是个固执又愚笨的孩子。你终于在大雪纷飞的夜里安详睡着了,只是消瘦的面容冻得煞白,嶙峋的骨架硌得我生疼。你竟这样瘦。芥川君,即便此时我还在这里,即便我还抱着你端坐在斑斑血迹的雪地里,我今后也不会再回来。固执又愚笨的芥川君,我留给你的既是行色匆匆与不假思索,你又何苦站在原地一遍又一遍地喊着我的名字。

评论

热度(3)